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

標籤: 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 林初瓷 林韻兒 都市
都市小說《主角是林初瓷戰夜擎的小說》震撼來襲,此文是作者「驚爆!四個萌娃帶媽咪炸翻大佬集團」的精編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初瓷林韻兒,小說中具體講述了: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1: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福仔的奶奶躺在破爛的床上,面如死灰,腹部高高腫起,露出的手臂上,清晰可見潰爛的斑痕。
統計員上前試探鼻息,證實老人已經去世。
「福仔奶奶走了。」
福仔還趴在奶奶的身上,哭着喊奶奶,「奶奶,奶奶……你不能丟下福仔……奶奶,我要你醒來……」
生離死別的一幕感染了藍初瓷他們,藍初瓷心裏很難過,看着老人家就這麼走了,丟下年幼的孫子,這讓幼小的福仔如何生存下去?
一來福源寨就碰上福仔奶奶去世,藍初瓷他們退出房屋,商議着為福仔奶奶處理後事。
戰夜擎安排統計員聯絡村長那邊,一塊為老人善後。
藍初瓷繼續走訪下去,他們找到了燕海靈的家裡,燕海靈的爺爺爸爸媽媽哥哥姐姐等人早就已經去世,家裡只剩下一個十六歲的弟弟,還有一個十二歲的侄子。
目前是燕海龍在照顧小侄子。
燕海龍聽藍初瓷說他們是他姐姐派來的,灰濛濛的眼睛裏閃出一絲亮光,「我大姐呢?她什麼時候回來?」
「她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暫時不能回來了,但她托我回來看看你們。」
藍初瓷沒有把燕海靈去世的消息告訴他們。
看過燕家的狀況,更能了解燕海靈於絕望中想出的極端的辦法,她一定是竭盡所能,想要救自己的家人還有整個福源寨。
「請告訴我大姐,就說我們挺好的,讓她不要擔心,我相信她一定能找到辦法救我們的。」
藍初瓷紅着眼眶點點頭,他們離開時,她讓手下給孩子們留些食物。
一遍走訪結束,藍初瓷覺得自己的心情都變得壓抑了起來。
這哪裡是什麼福源寨?
分明是一個被死亡詛咒了的寨子!
他們回到觀察站,也把失去親人的可憐福仔帶回來,暫時讓他住在觀察站里。
福仔在狼吞虎咽吃飯的時候,藍初瓷他們在開碰頭會。
樊燁擰着眉頭說道,「這裡的問題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嚴重,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戰夜擎說道,「我認為要先查出怪病的病因,這才是最重要的。」
「沒錯,我也認為只有找出大肚病的病因,才能找出拯救福源寨的辦法。我們可以組建一支醫療隊和一個科研室,來到福源寨,查病因,分析病理。我相信,只要有先進的醫學科學,必然能夠找到發病原因。」
藍初瓷已經確定了下一步行動方向,戰夜擎點頭,「醫療隊和科研室,我們組建,我會邀請世界一流的科研專家過來協助。」
孤雪提出了一個質疑,「哎,我倒是有點奇怪,為什麼福源寨問題這麼久了,上級市領導都沒有對這些貧困患者進行幫扶呢?而且這地方的事情就沒有人對外報道嗎?」
藍初瓷道,「孤雪姐問的好,這也是我想了解的。」
統計員解答,「有的,以前有記者報道過,但是這些報道並沒有引起社會的關注,久而久之就沒什麼記者報道了。上級市欒安市領導也很頭疼這個問題,他們專項撥款給患者治療,可是也不見成效。以前也會安排人給寨子里的住戶送米面油鹽等救助物質,可問題是,病患無法勞動,光靠救濟也無法度日。有些家庭,都挨不到下一次的救濟發下來,人都已經死了。」
「這倒是一個大問題。」藍初瓷停頓一下,思考片刻後說,「我現在有個想法。」
「什麼想法?」
「我想以我的影響力,來對外發佈福源寨的情況,引起社會關注,關注度越高,國家也會越重視,到時候,才能有更好的社會資源傾斜到福源寨,幫助救治福源寨的老百姓。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聯合紅十字會,呼喚全國各地的愛心人士,為福源寨的百姓獻愛心。這個地方因為疾病導致了貧困,很多人已經快要生活不下去了。」
藍初瓷的想法,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
「我閨女的想法就是棒!我贊成!」
「我也覺得初瓷姐的辦法很好,光憑我們這些人可能力量還不夠,需要更多的社會力量。」孤雪道。
「沒錯,那就這麼辦,我們可以把接下來的工作進行分工安排。對外宣發也要請記者過來追蹤採訪加報道,我們自己還能通過直播和紀錄片的方式對外界呈現真實的福源寨。」
戰夜擎一邊說,一邊把重點都記錄下來。
碰頭會開完之後,戰夜擎馬上安排人做出部署,他行動很快,可以說是爭分奪秒,也可以說是在和死亡賽跑。
只有早點解決根本問題,才能挽救更多無辜的老百姓的生命。
藍初瓷他們到來的當天下午,福源寨的村長王福根,手持拐杖專門過來拜訪。
聽說他們是來拯救福源寨的,王福根村長見面就給他們這些人跪下了。
「謝謝,謝謝你們,我先替我們福源寨的老百姓們跪謝了。」
「王村長,快點起來。」
藍初瓷他們把老村長扶起來,把他請到屋裡坐下說話。
王福根的情況也不是多好,病症一天比一天嚴重,行動依靠拐杖,談起福源寨的怪病,他唉聲嘆氣,老淚縱橫。
「再這樣下去啊,我們這裡的人都要死絕了。」
「王村長,您別太難過,欒安市醫院可以為你們免費救治,我們稍後也會成立醫療隊,來幫鄉親們檢查身體,另外,我們也會極盡所能,幫忙查清病因,爭取早日讓鄉親們脫離苦海。」
「好好好,太感謝你們了,謝謝啊……」
從王福根的口中,藍初瓷他們了解了更多關於福源寨怪病的問題。
根據他的講述,這個怪病在十年前發生的,當時情況並不嚴重,但隨着時間的推移,最開始出現的是動物牲口的死亡。
寨子里養的鴨子,鵝,魚塘里的魚蝦,各類的牲口,都出現大批死亡的癥狀,後來也傳染給了人,人也陸續得了怪病,死亡率逐漸增高。
送走王福根之後,藍初瓷想到某種可能,提出要去一個地方,戰夜擎安排車輛,陪她一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