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輕眉之情愛縱橫宇宙
葉輕眉之情愛縱橫宇宙

葉輕眉之情愛縱橫宇宙思想聖者

標籤:
小說《葉輕眉之情愛縱橫宇宙》,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葉輕眉陳萍萍,是著名作者「思想聖者」打造的,故事梗概:」「是,公子。」十七恭敬點頭,輕躍下馬車,往屍體走去。來了。蘇柒清楚的聽到鞋底踩過枯葉,停在她身旁的聲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06: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那人原本頭上的頭髮和發冠被蘇柒直接削了下來,只剩下了兩邊的頭髮,而頭頂則是光禿禿的一片。
「還是這個髮型適合你,聰明絕頂。」
蘇柒一邊忍着笑一邊點了點頭。
「我的頭髮!我的髮型!」
他抱着頭驚慌失措。
其他人沒有可憐他的,倒是一個個跟看笑話一般,指着他笑個不停。
唯有陸千秋沒有跟着其他人一起笑,將自己被劃傷的手藏了起來。
為什麼會沒有抓到?
這只是簡單的投擲了一個匕首而已,哪怕有靈力加持,速度快了一倍,他也不應該抓不住啊!
這女人的實力究竟到了哪種地步?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三番五次傷我月池弟子!」
陸千秋臉一下沉了下來,再也沒心情和蘇柒調\\\\/情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蘇柒是也。」
蘇柒淡淡的笑着,不卑不亢的回道。
「傷你月池弟子?那是你們先挑釁在先,為何我不能還手?他罵我,我削了他頭髮,扯平了。」
蘇柒無奈的聳聳肩,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你這是偷襲!偷襲!」
那人抱着自己的頭,歇斯底里的說著。
「哦?那這麼說你想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場?」
蘇柒這話一出倒是讓那人鎮住了,唯唯諾諾的說不出話來。
他如今胳膊受了傷,哪裡還敢再跟蘇柒打?
這不是上去找死嗎?
「怎麼,敢應戰嗎?」
蘇柒冷冷一笑,掃視他們一圈。
可所有人卻都突然噤了聲。
「既然不敢你們又在說什麼?堂堂七尺男兒卻只會其他耍嘴皮子功夫辱罵別的女人,你們月池就是這幅德行?」
蘇柒這句話可算是直接激怒了他們。
「為何不敢?我倒是要問問,你敢與我一戰嗎?」
陸千秋這次再不站出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他眼中帶着勢在必得的氣勢,笑着看向蘇柒。
還真是不自量力。
「有何不敢?」
她蘇柒怕過誰嗎?
打不過就拿命打!
「好!那到時候可別說我欺負你!」
陸千秋的自信忽然就回來了。
「這女人還真是不自量力,跟誰打不好,上來就挑我們月池的大師兄,還不是自討苦吃。」
「哈哈,那我們快跟上去看看她怎麼出醜的!」
聽說月台有人要比試,幾乎是附近的人都趕了過去。
尤其還是,當比試雙方有一個是人盡皆知的月台首席弟子陸千秋。
「主人用我出去幫你嗎?」
白梟有些遲疑了。
蘇柒能不能打得過它不知道,因為陸千秋似乎也的確是個人物,不然也不會讓人如此推崇他了。
不過它要是如今出去了可就勢必要暴露了。
「不用,好好待着看我的精彩表演吧。」
蘇柒笑了笑,十分自信的說道。
剛才那幾下她差不多已經摸清楚了這人的底細,她到是有七八成的把握能贏。
他的確很強,論靈力和技巧都不差。
可惜有些輕敵。
這可是作戰中的大忌。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能在這裡給我道歉,承認是自己剛剛冒犯了我們月池弟子,並且給我們這位受傷的弟子補償,我就考慮放過你。」
陸千秋仰着頭笑着說道。
剛才或許是因為他下意識沒有可以去接才會讓她得逞。
只是一個紫階罷了,在他面前還成不了氣候!
「你廢話有些多了。」
蘇柒也沒給他留面子,擺了擺手笑着說道。
「那如果你輸了,反之,我要讓你當著所有人的面給我道歉!」
陸千秋聽了十分不以為然。
輸?
他可還沒輸給誰過!
「好!」
他毫不猶豫的應下,絲毫沒有一絲的遲疑。
「那你可別說是我欺負你就好。」
陸千秋手中靈力緩緩凝聚起來,臉上還帶着自信的笑容。
另一邊,裴棄也跟着那人來到了月池正中央,見到了那個說要找他的人。
不,準確的說是兩個。
微光上下打量着他,摸着鬍子,似乎還帶着點笑意。
「來坐,這裡就我們三個人,不用拘謹。」
他一邊招呼着裴棄,一邊推了推一旁的南冥。
南冥這才抬眼看了裴棄,只是仍然懶懶的,有些不情不願一般。
「不知二位找我來有何貴幹?」
裴棄也不跟他們廢話,開門見山的問道。
「沒什麼,只不過是我們靈華大陸已經很久沒有外人來了,這次你們來我們有些驚奇罷了,發現是你,所以就想把你找過來聊兩句。」
微光摸着鬍子,樂呵呵的說著,只是眼神里還帶着上下打量的意思。
他們認識他?
裴棄心裏忽然升起一個疑問來。
「想說什麼就直說吧,我還有些別的事要做。」
他沒有表露分毫,淡淡的說道。
「呦呵,見了我們還是這麼一副態度,你知道是誰讓你讓你有了今天的這一切嗎?」
南冥看着他這幅態度有些不爽了。
「難不成還能是你?」
裴棄笑了笑,一眼貫\\\\/穿他。
「你!」
南冥氣的吹鬍子瞪眼,這就是玄林看上的人?
就是這幅姿態?
「南冥長老脾氣向來有些不好,你多擔待,這次來的確是有些事要問你。」
微光白了南冥一眼,笑着上前說道。
「你對我們這裡怕是還不熟悉,那我先來給你介紹一下。」
他讓裴棄坐下,一點一點和他講着。
「這裡啊,叫做月池,也是我們七個人一手建立起來的一個門派。」
月池在靈華大陸的地位於靈學殿在玄武大陸的地位差不多了。
接着他就又開始喋喋不休的跟裴棄說著,甚至絲毫忘了自己叫他過來是做什麼的。
「所以長老叫我過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裴棄聽的有些不厭其煩了。
說了半天倒是一句話也沒說到點上。
「我們的意思是……既然你如今已經突破橙階,成為你們玄武大陸第一個橙階,那自然是與其他人不一樣的。」
微光循循善誘,「不如你來加入我們月池,做我們月池的弟子如何?」
南冥眼神微微一動,頗有些不在乎。
「我還可以勉強收你為徒,讓你的實力能更進一層。」
南冥一邊用傲慢的眼神看着裴棄,一邊說道。
要知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能成為七聖的弟子,那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啊!
「我從不喜歡勉強別人,既然你不願,剛好,我也不想。」
裴棄笑了笑,站起身來。
「如果你們想跟我說的只有這麼多,那我就告辭了。」
裴棄笑了笑,然而眼中卻無絲毫笑意。
「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
南冥拍案而起,臉上怒氣未消,大有一副不想讓他離開的意思。
他都主動提出要收他為徒了,怎麼還不樂意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