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粟寶蘇意深

標籤: 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 林鋒 粟寶 都市
主角粟寶林鋒的都市小說《無辜小糰子粟寶蘇意深》,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粟寶蘇意深」,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無辜小糰子》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無辜小糰子》主要講述了粟寶蘇意深的故事,同時,粟寶蘇意深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粟寶抬手,嘿的一聲把手裡的石頭扔了出去!
陳蒼宇冷笑一聲,看吧,他就說她是運氣。
看她扔的方向,明顯偏了!
他就站着不動,哎,怎麼地?
下一秒——
石頭准準的砸在了他身後的一棵樹,然後反彈,哐一聲砸在了他後腦勺上!
陳蒼宇「?!」
這踏馬都行?
陳蒼宇悶哼一聲摔在地上,這一次還不等他爬起來逃掉,就被一隻穿着皮靴的腳踩在地上。
沐歸凡嗤笑一聲,眼眸微冷「跑啊,繼續。」
陳蒼宇自然不甘心,剛剛緊急畫的幾張符一股腦的貼到沐歸凡身上,沒想到他身上也亮起一道金光,一瞬間就把他的符燒了。
護身符!
還是那種武裝到腳,連腳拇指都有的護身符!
陳蒼宇恨得咬緊後牙槽——這些人的背後究竟是誰?!
用符跟用廁紙一樣,合理嗎?!
陳蒼宇盯着沐歸凡,陰鷙的說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們走着瞧!」
沐歸凡道「你覺得你進去了,還有出來的機會嗎?無期徒刑了解一下。」
陳蒼宇沒有說話,只是哼了一聲。
出不出得來是他的本事了,人出不來,魂呢?
他早就知道他早晚有一天會被人針對,自然也早就準備好了後路。
陳蒼宇嘴角噙着一絲冷笑,閉上眼睛再也不說話。
這時候,一個軟軟的聲音忽然想起「這位大叔,我掐指一算,你這輩子衣食無憂,黃袍加身,還有程亮程亮的手鐲和腳鏈哦!再也不用辛苦的跑來跑去了。」
沐歸凡微微挑眉,不出意外陳蒼宇會被送往xx監獄,那裡的獄服正好有黃色的馬褂。
果然是黃袍加身。
陳蒼宇一概不理,閉着眼睛,一副傲骨錚錚永不屈服的樣子。
季常抱着手臂面無表情「在閻王眼皮底下偷鬼魂,也是個膽大包天的。」
「小書包,給他來一下,斷了他的路!你之前一直在用縛靈網,這次師父教你一個新的東西——來自爸爸的教誨。」
粟寶愣了愣,啥……啥?
來自爸爸的教誨?
她疑惑的看向爸爸,爸爸正在叫一萬八刀叔叔和八十叔叔進來綁人。
粟寶又看向季常。
季常說道「這個符咒可以封鎖對方的門路,讓他的魂沒辦法出來。」
不是想換魂嗎?
他直接把他封住,以後別說這些歪門邪道了,他十分難得的天賦異稟也會被封鎖,從此別再想為非作歹。
這等於斷了他這一行的生涯,所以這一符咒也叫斷生涯。
只不過季常覺得這個名字太一本正經,小孩子一定記不住。
還是他取的名字好,通俗易懂容易記。
季常道「這個符咒和縛靈網一樣的道理,只不過縛靈網束縛的是鬼魂,而爸爸的教誨約束的是人的生魂,跟師父念……」
他臉色嚴肅,抬起一隻手。
粟寶連忙站直,學着他的樣子抬起一隻手。
季常深吸一口氣,眼神凌厲,陡然一掌拍在陳蒼宇身上,嘴裏喝道「叫爸爸!」
粟寶有樣學樣,聚精會神的一掌拍出去,嘴裏大喊「叫爸爸!」
陳蒼宇「……」
沐歸凡「?」
他多了個孫子?
沐歸凡勾唇,語氣帶着淡淡的懶散「叫爺爺。」
陳蒼宇「……」
有病,抓他就抓,還帶侮辱人的?
萬燾和萬八實嘴角都是一抽,家主真是縱容大小姐啊……連這個都配合。
陳蒼宇壓抑着憋屈被帶走了,他完全不知道,剛剛粟寶拍的那一巴掌,把他所有出路都堵死了。
他大腦飛快運轉,還在想着進了監獄後要怎麼畫符,怎麼把儀式做滿,然後換一個皮囊……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
也不知道等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就這樣被關着永遠出不來,還一點手段都沒有了的時候……會不會後悔?
尤其他存款還有幾個億,全國各地都安置有別墅。
就這樣進了監獄,所有東西都白搭了。
人這輩子最悲哀的事有兩件人活着,沒錢了……人沒了,錢還在……
看着被押走的陳蒼宇,粟寶覺得自己又完成了一件大事!
從三舅舅在鬼屋遇到嫁衣女鬼開始,到三舅舅被貼魂皮。
再到現在,她把大壞人抓啦!
哦不對,是爸爸把壞人抓了!
粟寶抱住沐歸凡的腿,一個勁的拍馬屁「爸爸真厲害,爸爸全世界最棒!」
沐歸凡睨了她一眼,失笑道「說罷,雪糕想要什麼口味?」
不就是想讓他帶她去吃雪糕嗎?
不用誇,只需要說一聲『爸爸我想吃雪糕』,就算槍林彈雨他也會把雪糕送到她嘴邊。
粟寶高興舉手「我要草莓味!」
父女倆手牽手往樹林外走。
粟寶晃悠着沐歸凡的大手,一邊很開心的說道「爸爸,剛剛師父父教了我一個新本領哦!很厲害噠!」
沐歸凡忽然頓住,果然,只聽粟寶繼續說道「這個本領叫爸爸的教誨!一巴掌打在壞人身上,就把他魂鎖在身體裏面,他就永遠沒辦法做壞事了。超級厲害的對不對?」
看着興奮到臉頰紅撲撲的小傢伙。
沐歸凡嘴角抽搐,原來,她師父也是個不靠譜的?……
季常正在一邊嘀咕「不就是雪糕,雪糕有什麼好吃的……」
這時候,一個屬下跑了過來,低聲道「家主,那個禿頭男突然翻白眼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