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花幽山月

標籤: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都市 阮白 阮美美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阮白阮美美是作者「花幽山月」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但是,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上身一件白色襯衫,進了別墅,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她不敢說話,呼吸都很輕!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左手抬起,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念穆知道他什麼意思。
湛湛本來就聰明,還好學。
但是老師講的知識都是他懂的,而且還不讓他學更高級的知識,對於他來說,這樣的上學挺無聊的。
念穆看着湛湛的書櫃。
有一層,是專門放獎盃證書的,而那一層,已經放滿了滿滿的一排獎盃跟證書。
有國際上的比賽,也有全國的比賽。
她的孩子,的確遺傳了慕少凌的高智商,要是這樣一級一級的讀書,確實可惜了。
當初她還沒被恐怖島綁架的時候,其實跟慕少凌討論過這樣的問題。
如果以後湛湛在學校的表現很好,而且老師如果建議讓他跳級學習,那跳還是不跳。
那會兒,她覺得孩子還是要以快樂為主,所以她的建議是不跳,讓孩子在屬於他年齡的年紀學習。
因為,這樣的學習對於孩子來說沒有壓力,也有多些時間去進行課外的興趣學習。
沒想到,她當初的決定,會讓湛湛現在變得這麼苦惱。
他都懂,但是卻不能接觸更加年紀的知識,因此他覺得鬱悶。
念穆回過頭,摸了摸湛湛的頭髮,細細碎碎的頭髮觸着她的手心,她溫柔問道「那湛湛想要跳級學習嗎?」
「想,但是我要照顧妹妹,要是我跳級了,妹妹被那些臭男生欺負怎麼辦?」湛湛說道。
軟軟雖然聰明,但是在學習上的積極性沒有湛湛高,所以適合按照學校的安排來學習。
這點念穆清楚。
軟軟肯定不能隨着湛湛跳級的,她還要兼顧芭蕾舞的練習,而且這個學期慕家似乎還要給軟軟安排一個鋼琴的學習,她要是跳級,學習肯定跟不上。
念穆說道「湛湛長大了,懂得保護妹妹了,但是妹妹也長大了,不會有人敢欺負她的,而且你跳級還在學校內,還是能保護妹妹的,對不對?」
「顏聖澤最愛欺負妹妹了。」湛湛皺眉道,不禁抱怨。
顏聖澤?
顏驥文的兒子?
念穆說道「別擔心,他是你顏叔叔的兒子,不會傷害軟軟的。」
湛湛沉默了一會兒,又道「但是爸爸那邊……」
「等你爸爸有空了,我跟他談談,你早點休息,明天還要上學呢。」念穆說著,掀開被子,示意他躺下。
湛湛看着她。
他知道她是他們的媽媽,雖然模樣變化了,但是愛他們的心依舊如當初,他抱了抱念穆,然後乖巧躺下,「姐姐,晚安。」
「晚安,早點休息,不要再看書咯。」念穆說著,替他蓋好被子後,把書本放上書籤,然後放在床頭櫃。
湛湛閉上眼睛。
念穆目光溫柔,看着大兒子。
她當初生下他的時候,還在讀大學。
一眨眼,他就長這麼大了,是不是孩子的成長,父母都會覺得快呢?
念穆看了湛湛好會兒,才站起來,把床頭的閱讀燈關上,走出卧室,關上門。
她走到主卧門口,又看了一眼對面的卧室。
想了想,念穆下樓,來到廚房,給慕少凌泡了一杯牛奶。
知道他不愛喝牛奶,但是大晚上的,喝咖啡對身體不好,於是又倒了一杯溫水。
這樣,他不喝牛奶,也能喝溫水。
把兩個杯子放在小托盤上,她小心翼翼端着上樓。
來到卧室門口,她用手肘輕輕碰了碰門。
「進。」慕少凌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念穆小心翼翼地用手腕夾着托盤,然後左手去開門,走進卧室。
慕少凌把自己這邊的聲音調成靜音,抬眸看向她,見她還拿着個托盤,便問道「你怎麼不聽話?」
「我想給你倒杯水……」念穆知道他在責怪自己受傷了還在做這種事情。
但是這些事情又不是什麼難事。
知道他在開視頻會議,念穆直接走到他的對面,把托盤小心翼翼放下,「我泡了一杯牛奶,要是你不想喝,還有一杯溫水。」
慕少凌嘆息一聲,若是平時,享受念穆的溫柔,他樂意至極,但是此刻,她的手還受傷,不好好休息,還要做這樣的事情,萬一傷口崩開,那不是鬧着玩的。
注意到她手上的紗布換了個包紮方式,他緊張道「你洗澡的時候弄濕了紗布?」
「沒有,只是我換了個葯。」念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保鮮膜包着,洗完澡紗布都是乾燥的。」
「嗯。」慕少凌這才放心下來,他端過裝着牛奶的杯子,抿了一口。
念穆手受傷了,還在挂念着他,即使他不愛喝牛奶,但還是選擇了裝着牛奶的杯子。
「我這裡還有一會兒,你先去休息。」他說道。
「好…晚安。」念穆轉過身離開。
慕少凌的目光一直追隨着她,耳機里傳來下屬彙報工作的聲音,但他的心思,全在念穆身上。
此刻最適合的,就是小心翼翼地把她護在懷裡休息。
參與會議的下屬注意到慕少凌開口說話,但是耳麥里沒有聲音,所以他們知道這是跟他那邊的人說話。
而說話的時候,慕少凌的表情,明顯跟他們開會的時候表情是不一樣的。
即使是皺眉,他們也能解讀出兩個意思。
對着他們時候的皺眉,是不滿意他們的工作彙報或者工作進程,而對着那頭的人皺眉,是擔心,是關懷。
甚至,隔着個電腦屏幕,他們都能感受到慕少凌的溫柔與擔憂的情緒。
所有職員,在心裏暗暗稱奇,不禁在好奇着那頭的人是誰,能讓他們出了名的面癱老闆能躲出那麼多情緒來。
慕少凌目送念穆離開後,才收回目光,把這邊的麥打開。
聽着職員的彙報心不在焉的,他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們自己在聽着工作彙報。
所有人立刻打起精神,不再猜測讓他們老闆變了臉的人是誰,而是專註着這個會議。
念穆離開慕少凌的卧室後,便回到自己的卧室,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
她慵懶地打了個哈欠,想到還在開會的慕少凌,不禁心疼着。
念穆躺在床上,蓋上被子,往慕少凌的床位那邊側過身,屬於他的氣息濃烈起來。
嗅着氣息,困意便來襲,她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