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現言›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全文免費閱讀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全文免費閱讀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全文免費閱讀海彤

標籤: 無名氏 都市現言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全文免費閱讀 霍克
《閃婚老公是千億首富全文免費閱讀》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霍克無名氏,講述了​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着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沒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面臨困境,他一出面,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採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8: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維克托爾*深夜】
【維克托爾距離豐饒之城沃森喀爾倫有着一段距離,但也是喀爾倫附近最大的一處城鎮,當初第三世喀爾倫王遠征時路過此處,給原本還是個小村鎮的維克托爾帶來了許多名氣,維克托爾也就此走上了強盛的發展之路,最終經過幾個世代的成長變成了埃夫沃平原上最大的城鎮。】
在維克托爾的角落裡有一處兩層樓的房子,在維克托爾這種房屋所處可見,並且這裡的主人不常露面,因此很少有人注意到這裡,這座屋子的主人則正是薩倫·弗戈。
「這半年來你就住在這麼狹小的地方嗎?」伊洛莫格站在客廳中環顧四周悶聲問道。
「那我還能住哪……我是隱居在這裡,又不是光明正大的以皇子身份,有這樣的房屋才是最正常的。」弗戈說道。
「你以後也不能光明正大了,我的皇子殿下。」伊洛莫格調笑道。
弗戈沒有搭腔,這兩天的相處讓伊洛莫格在他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這個昔日的龍王竟然毫無威嚴可言,甚至在一些時刻有些地痞流氓的氣質,然他有些頭疼不已。
「我說小子,你這裡就一張床晚上怎麼休息?兩層樓總共就一張床?」不等弗戈緩過勁來,伊洛莫格的聲音再度在耳邊響起。
「我什麼時候說今晚要休息了,今晚我們連夜出發。我只是來取一些必需品。」埋頭收拾着東西,弗戈說道。
「走了這麼久就為了來取東西?我要飛過來你還不許,我一個龍王跟着你活受罪?」伊洛莫格聞言從沙發上直起身質問道。
「飛過來,你還嫌事不夠多嗎?你沒看到昨晚我們進城門的時候門口貼的告示嗎?」
「哼,蝦兵蟹將還妄圖阻止我嗎?當初說好了有阻攔我們的人我是不會留情的。」
「你主動暴露這也算嗎?你這樣就是濫殺無辜。」
「濫殺無辜?我現在就屠光這座城你又能把我怎樣?」伊洛莫格獰笑着說道。
「今晚趕去霧靄森林……我認識那裡的詛咒精靈,可以得到她們的幫助……」知道伊洛莫格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弗戈索性沒有過多的糾結下去,而是直接說出了下一步的目的地。
「去霧靄森林?去那裡幹什麼……你有我就夠了。」聽到弗戈要尋求詛咒精靈的幫助,伊洛莫格不滿道。
「她們的幫助只是次要的,重點是隱藏再霧靄森林深處的魔法器——月光之眼。」弗戈抬起頭說道,「父王的信里提到它在月光下可以激發強大的魔法力量,探知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危險,但是不一定是全部,也有偏差的可能。」
「月光之眼……有這種好東西為什麼詛咒精靈不用,留着等你去取?」伊洛莫格問道。
「她們取不了,月光之眼附近有魔法陣,被詛咒了的精靈一派靈魂與魔法已經不再純粹,所以她們無法靠近那裡,自她們發現那裡之後便不斷的嘗試,但是從來沒有成功過,所以她們一直守着那裡不讓外人靠近。父王的信里說已經和她們達成了協議,她們給我們取得月光之眼的機會,而我則會幫她們使用一次月光之眼來預測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危險——她們和光明精靈之間的決戰就快臨近了。」
「決戰……哈哈哈哈哈,我還在族群內的時候他們便在決戰,決戰到現在還在決戰……」聽到最後,伊洛莫格大笑道,「不如我幫她們處理一下這件麻煩事,好讓她們欠我個人情。」
「算了吧,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說句實話,我更看好光明精靈,再怎麼說詛咒精靈也曾經是光明精靈的一部分,光明精靈的傳承可比她們這些被詛咒的精靈久太多了……不過說來也奇怪,以光明精靈的能力收拾掉詛咒精靈並不是很困難……」伊洛莫格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自語道。
「好了,別自言自語了,出發吧。」收拾完畢,弗戈背好了包裹對着伊洛莫格說道。
「收拾好了?」伊洛莫格抬眼問道,「這裡以後應該不會回來了吧?」
「不清楚,相對而言這裡是安全的,只有父王、母后和桑里爾知道這裡。如果以後有什麼意外我們不得不分散,那麼就可以來這裡匯合。」
「哼,分散了就分散了唄,還整什麼匯合點……」伊洛莫格哼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說著,伊洛莫格打開了弗戈之前隱居了半年的房屋大門走了出來,皎潔的月光照射下來,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伊洛莫格已經將長長的黑髮收拾乾淨披在了身後,穿上了弗戈的衣服,沒有將暗金色瞳孔顯露出來的他此時顯得和常人沒有什麼不同。在他出門後不久,弗戈也緩步走了出來,他回頭再次環顧了一遍這個房間,「以後就很少回來了……」經過半年的相處,他對這個房子已經有了一點感情。
「走吧,伊洛莫格。」轉身走了出去,弗戈沒有再回頭。
伊洛莫格笑了笑跟在了弗戈的身後,他知道,面前這個年輕人很重感情,這也是他願意以朋友的身份和弗戈相處的原因,在他的內心深處,被囚禁的怨念與怒火還在,但是目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選擇了先放下。
現在夜已經很深了,維克托爾只有少數酒館還亮着燈,大部分居民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弗戈和伊洛莫格走在街上顯得有些孤寂,「門口的衛兵我來處理吧?」伊洛莫格突然發聲道。
「我來……別想着藉機報復……」弗戈撇着嘴道。
攤了攤手,伊洛莫格沒有再說話,兩人就這樣漸漸的走到了維克托爾的南城門。
「喂,你們,站住。」看到這麼晚還有人出城,門口站崗的衛兵說道,「慢慢走過來,雙手不要隨便動。」
「是這樣的,士兵,你看……」緩緩地走近衛兵,弗戈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們是趕路的人,你可以來搜查我們……」話沒說完,弗戈和伊洛莫格已經走到了衛兵眼前,只見弗戈突然伸出手捂住了衛兵的嘴巴,將早已捏在手中的藥粉送進了衛兵的口中,衛兵隨即歪身倒了下去。
「解決了,走吧,就讓他睡到天明吧。」說著,弗戈便向城外走去,走了兩步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轉身又走了回來,他從包裹里取出一張麻布改在了衛兵的身上,「不要着涼了……」
夜還在繼續,弗戈和伊洛莫格也正式踏上了前往霧靄森林的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