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棄子成皇
棄子成皇

棄子成皇楚嬴

標籤: 棄子成皇 李福海 楚嬴 都市
書名叫做《棄子成皇》的小說,是一本新鮮出爐的都市,作者「楚嬴」精心打造的靈魂人物是楚嬴李福海,劇情主要講述的是: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先前那個大炮的事情,還有誰不知道?
楚鈺聞言也是有些想笑。
每一個人都將接下來這場軍演當成一出笑話來看。
「出列!」
只聽見一聲大吼。
久居高台的幾個大楚國皇子都沒忍住被驚得打了個哆嗦,當下的臉色便尤為的難看。
「小的名叫張三。」
從軍隊之中走出個矮小瘦弱的身影,其餘人見狀,口中便是飛速哼笑一聲,表情越發不屑。
果然。
楚嬴能拿出什麼好角色出來?
當初在順城的那場戰役也不知道到底是佔了多少人的便宜,才獲得那麼個軍功。
「這武器是由楚嬴殿下精心製作,親手交由小的,目前為止還未起名,說是由陛下閱後親自賜名。」
一聽這話,其餘人便是齊聲鬨笑。
直到楚皇的目光看過來,這才收斂了幾分。
「父皇,依我的愚見,大哥應該是怕你責怪,所以才隨便拿了個東西出來,看在他這麼認真布置的份上,不如我們就勉為其難地看看吧?」
楚皇也知道如今正是在閱兵時候,要真是什麼都不看,這笑話也少不到什麼地方去。
當初他的確不該將這件事情交給楚嬴。
恐怕現在丟臉是要丟定了。
「准了。」
楚皇面色搵怒,微微皺眉。
張三的腿有點哆嗦。
他素來會察言觀色,自然看得出來楚皇的怒意,心中也是不斷叫喊着完蛋了。
只是如果不按照楚嬴給他交代下來的事情去做,恐怕楚嬴也不會放過他。
張三哆哆嗦嗦地示意小兵們在遠處放好一眾牛羊,高舉手中鐵弩。
那鐵弩閃爍着森冷寒光,上方並列四隻鐵箭,每一根鐵箭的箭矢都無比銳利。
而上方的皇室等人瞧見,卻不過發出不屑嗤笑聲。
這種三支齊發的箭矢他們之前便已經研發過了。
只是尤其雞肋。
不僅其餘兩隻長箭毫無作用,甚至連帶着正中的主箭也被徹底削弱,成為徹頭徹尾的廢物。
楚嬴居然會撿他們不要的剩飯,甚至可以說是毫無作用的剩飯。
這回,想必一定還是要丟人現眼了。
「展示吧,還愣着做什麼?」
不等楚皇開口,楚喆就含笑說道。
張三見楚喆笑得滿臉和睦,心裏面也是鬆了一口氣。
想來應該是不會怪罪他什麼了。
手中鐵弩無比的笨重。
他深呼吸數次,緩緩地拿起了手中的的鐵弩。
嘭!
所有人都聽見一聲驚呼刺耳的類似爆炸的聲音。
在這次鐵弩上,楚嬴運用了一些接近現代技術,雖說是弩箭,但其中機關和現代重槍也有幾分相似。
巨大的後坐力將張三都撞得後退數步,胳膊發麻,好半天他不起來。
「那是什麼!」
西域使團的人更是直接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不敢相信地看着遠處被弩箭射穿的幾頭牛羊,他們的身上有着巨大的窟窿,箭矢扎着的部分更是被強力撞擊得碎爛。
楚喆等人雖然沒有西域使團的失態,卻仍舊是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諸位不必害怕,這不過是個小小的演示罷了,這種武器,大楚國還多得是。」
楚皇是最快反應過來的,他佯裝淡定地看向西域使團等人,表情上甚至還有些囂張。
沒想到楚嬴居然會做出這樣的好東西。
可惜了,如果早點知道這件事情,這個功勞完全可以不落在楚嬴身上。
就算是口頭讚許,他都不想施捨給楚嬴。
「是,是這樣嗎?」
西域使團有些心虛地擦了擦汗水。
這些天在出過的見聞外加上胡姬的慫恿,他們開始逐漸不將楚國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今天這一遭的話,他們一定會在回過之後慫恿高昌國國王放棄兩國的聯盟,甚至於起侵佔楚國地盤的心思。
但如果真的是楚皇口中說的……
西域使團不由得打了個哆嗦,當今天下,什麼樣的鐵甲可以抵擋住這種鐵弩的穿透?
至少他們高昌西域國可沒有這個能力。
咯吱。
旁邊的楚喆緊緊地抓着手下的椅子,發出一連串刺耳的聲音。
不得不說,楚嬴發明出這樣的東西,確實是有些刺激到他了。
但很快,他的表情就鬆緩了下來。
還好剛才他沒有讓衙役過來給楚皇報信,只要楚嬴死在應天府,徹底沒命,就算是他真有點小能幹小聰明,也都只是死人一個,無法對他造成半點影響。
「三弟,你的表情不是很好看啊。」
楚鈺得意地勾着嘴角。
他可是比楚喆聰明,很早之前就給楚嬴遞過去了橄欖枝,楚嬴既然是個聰明人自然就會選擇和他合作。
他們才是一條船,一起對付楚喆再合適不過了。
「是嗎,我相信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會讓你的表情也不好看。」
楚喆淡定微笑。
兩人之間暗潮洶湧卻無人得知。
「出列!」
伴隨着張三的演示結束,他怒喝一聲,眾人聞聲而動,數百名將士猶如合為一體的鋼鐵巨獸,所有行動都整齊劃一,散發著無限的殺氣。
揮舞下的刀尖似乎破碎時空,逼近到西域使團的面前。
他們吞咽着口水,看着眼前觸目驚心的畫面。
「回去一定要叮囑胡姬公主,不要再招惹楚……不對,不要再招惹大殿下了,明白嗎?」
為首的使者轉頭,幾乎是厲色地同身後人說著話。
他們一直都知道胡姬想要在離開之前殺了楚嬴。
之前的確是無所謂。
但見現在的情形,決不能這樣做!
如果真的有殺死楚嬴的能力也還好,但能夠發明出這樣的東西,就定不會是什麼泛泛之輩。
到時殺人不成,反倒是招惹到楚嬴的怨恨。
那他們西域不就陷入危機了嗎?!
「明白。」
剩下的西域使者也知道這中間的重量與含義,紛紛點頭。
「殺了他!!」
與此同時,應天府之中,胡姬捂着自己滴血的耳朵,手指指着楚嬴,瘋狂地嘶吼着。
方才在民眾暴動的時候,她也受了不少的傷。
「還有那群賤民,也都要死!」
她面容扭曲,再也看不見先前的半點美貌「我要楚嬴和那群畜生給我表哥陪葬!」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