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逆天毒妃雲婷
逆天毒妃雲婷

逆天毒妃雲婷雲婷墨池寒

標籤: 雲婷 君遠幽 逆天毒妃雲婷 都市
看過很多都市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逆天毒妃雲婷》,這是「雲婷墨池寒」寫的,人物雲婷君遠幽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她是丞相府嫡女,出了名的醜女廢物,卻對離王一見鍾情,不惜以死相逼嫁給離王。\\n卻在大婚當晚被離王羞辱致死,再睜眼現代醫毒雙科博士魂穿異世,欺她者百倍還之。\\n她高調虐渣,低調賺錢,斂盡天下財富,為擺脫離王嫁給世子當小妾,卻不想惹到了一頭大尾巴狼。\\n他是病嬌世子,溫文爾雅,腹黑冷酷,身中奇毒命不久矣...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1:5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紅衣女子嚇得一愣,臉色瞬間就白了,她只能強做鎮定「公子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可我認識你,就是你在趙家門口鬧事,害的秦靜怡早產的!」龍二冷哼一句。
話音一出,紅衣女子渾身如同被雷劈了一半,她沒想到龍影衛這麼快就查出來了,她必須小心應對,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只見紅衣女子撲通就跪在地上,一臉的梨花帶雨「求君世子為小女子做主,是趙珂酒後亂性佔了奴家便宜,還許諾會給奴家名分,可都過去一個月了,趙珂並未履行承諾,奴家也是沒辦法,只能找上門了。奴家也沒想到趙夫人動了胎氣,都是奴家的錯,要是知道會害的趙夫人早產,奴家打死也不會來啊。」
聲音傷悲,哀怨,那模樣楚楚可憐。
一旁不敢靠近的百姓,卻也沒有離開,畢竟大家都悶事,想知道怎麼回事。
結果聽到這女子這般說,周圍的百姓們都坐不住了。
「你胡說,趙珂這孩子是我看着長大的,品行優良,極其孝順,對秦小姐也是好的不行,他怎麼會酒後亂性呢。」一位年長的老伯看不下去,忍不住開口。
「沒錯,趙珂自從娶了秦小姐後,對她那叫一個體貼,從不讓她干這干那,兩個人相敬如賓,怎麼會看上你。」
「秦小姐是名門之後,趙珂把她當成寶,你拿什麼給人家秦小姐比。」
聽着百姓的議論紛紛,紅衣女子臉色難看至極「你們懂什麼,男人都是兩面三刀,表面對娘子好不代表不會偷腥啊,沒聽過家花不如野花香啊!」
「得了吧,要是趙珂真的跟你有什麼,我寧願剃光頭髮當禿子。」一名身材微胖的大叔開口。
紅衣女子瞥一眼他的頭頂「你本來也沒幾根頭髮,跟禿子沒兩樣!」
「頭髮少也是頭髮。」
其他百姓也紛紛附和,全都對紅衣女子鄙夷和厭惡。
「既然你們大家都不信趙珂做出這樣的事,我願意以死謝罪!」紅衣女子說完,起身朝着旁邊門口的大樹撞去。
百姓們離得有些遠,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紅衣女子撞向大樹,隨即倒地,額頭一片血肉模糊,鮮血直流,眾人全都傻眼了。
「難道這女子說的是真的?」一名百姓震驚的問。
「若不是真的,她怎麼敢去死。」
「難道趙珂真的是當官後變壞了?」
「秦小姐懷着孩子呢,他居然做出這樣的事,真是禽獸不如!」
原本還不相信的百姓,一見紅衣女子如此,反倒是有些懷疑趙珂了,畢竟誰也不會拿命開玩笑。
紅衣女子聽着百姓們的輿論開始偏向自己,鳳眸划過一抹得逞。
君遠幽可沒耐心聽他們廢話,冷冽的黑瞳剛好將紅衣女子的表情盡收眼底,而且他剛剛注意到了那女子撞樹並沒有用盡全力。
「龍二,拔了她的舌頭!」
「是!」龍二立刻走過來。
紅衣女子瞬間傻眼了,忍着腦袋上疼痛,跪地求饒「君世子饒命,我知道世子妃跟秦小姐交好,可我也是受害者,您不能這麼對我,都是趙珂害得我如此!」
君遠幽眉眼度上一層雪霜,只一眼就讓紅衣女子紅衣女子嚇得心頭一顫,她只覺得壓迫十足,可想到那人的吩咐,她只能硬着頭皮回答。
「君世子,我知道您位高權重,可您也不能草菅人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皇城腳下,您怎麼能濫殺無辜,您就不怕如此這般被世人詬病嗎?」
君遠幽居高臨下,不屑的看向地上的女子「你還不配讓本世子被人詬病,你以為本世子在乎這些?」
冷冽肅殺的眼神,彷彿能一眼看透人心,讓紅衣女子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拔了你的舌頭太便宜,龍二把她的牙齒一顆一顆全都打掉!」君遠幽霸氣怒哼道。
「是!」龍二這一次絲毫沒有猶豫,幾個箭步奔過來一把揪起地上紅衣女子的脖頸,當即一巴掌呼過去。
紅衣女子想要躲閃和反抗,都沒來得及反應,只聽一聲慘叫傳來,嘴巴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疼得她哀嚎慘叫,一口血水混着口水噴出,一顆大門牙掉落在地。
旁邊的百姓看着都覺得疼,全都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龍二卻冷冷開口「我可是很有分寸的,世子說了要一顆一顆打掉你的牙,若是你在不說實話,那咱就第二顆,第三顆,第四——」
紅衣女子只覺得心驚膽寒,生生嚇得昏了過去。
「就這點膽量,還敢陷害趙珂,幸好我跟世子妃學了一招。」若景從衣袖上拔下一顆銀針,對着紅衣女子的人中就紮下去。
果然紅衣女子就醒了,看到若景手裡的銀針嚇壞了「你對我做了什麼?」
「這麼早就昏過去豈不是沒好戲看了,說說吧你為何要陷害趙珂?」若景冷哼道。
「我沒有陷害他。」紅衣女子當即反駁。
「龍二,我看她不老實啊,咱就第二顆牙開始吧。」若景故意大嗓門喊道。
「好嘞!」
「你們這是屈打成招,就算我改口了,也是被你們逼的,你們這是草菅人命!」紅衣女子大喊。
「本世子草菅人命又如何!」君遠幽威嚴霸氣的聲音,不容置疑。
龍二繼續動手,整條街只剩下那女子凄慘的嚎叫聲,聲聲痛苦嘶吼,聽的人頭皮發麻,不寒而慄。
圍觀的百姓更是全都嚇壞了,以前只聽說君世子嗜血殘暴,如今親眼所見這般,百姓們對他更是懼怕驚恐。
誰也不敢多言,看着那女子一顆顆牙被打掉,鬼哭狼嚎的慘叫,一次次疼的昏過去再被扎醒,眾人只覺得此刻的君世子簡直比地獄閻羅還要可怕,狠厲,以後見了可得繞道走。
院子里的趙珂和趙珂娘嚇得臉都白了,剛剛趙珂想要出去跟那女子對峙,是凌風攔住他,沒讓他去。
因為趙珂的人品大家都清楚,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女子栽贓陷害的。
紅衣女子一嘴的牙全都被龍二打落,滿嘴的血肉模糊,地上更是一片血水混着牙齒,無比的凄慘和狼狽。
「世子,這女子的牙全都被打掉了。」龍二開口。
「是個硬骨頭,不過你不說,本世子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君遠幽冷哼一句。
若景立刻心領神會,掏出一粒真言丹塞進那女子的嘴巴,直接一抬她的下巴,讓她混着血水咽下去。
那女子早就疼的奄奄一息,自然沒了力氣反抗。
「說吧,是誰指使你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