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林婉婉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
林婉婉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

林婉婉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林婉婉傅沛

標籤: 傅沛 林婉婉 林婉婉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 都市
都市小說《林婉婉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是作者「林婉婉傅沛」獨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婉婉傅沛,故事節奏緊湊非常耐讀,小說簡介如下:但她不願在此被葉朵兒打敗。她走到葉朵兒的面前,冷冷凝着她:「但我是傅太太,而你頂多算一個緋聞!」「你!」葉朵兒抬手便一掌打在林婉婉的臉上,打得她身子一歪險些摔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22:3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然後她抬着頭,看向傅沛,笑了出來「阿沛,我還不夠聽話么?」「我連自己犯了什麼錯都不知道,就被你折磨了兩年,如今我想還你自由,讓你和你的朵兒名正言順在一起,可你不讓我走。」「傅沛,還不夠么?」傅沛深邃的眸子,陰鷙地看着林婉婉「不夠!林婉婉,你債都沒還清!」他的周身散發著冷氣,讓人不寒而慄。可林婉婉這一次,竟然反常地沒有害怕。…
林婉婉感到肺部一陣抽搐,讓她有些想咳嗽。
但,她強壓着,應道「好,我來。」
於是,她下樓去拿行李。
林婉婉本就瘦弱,再加上病重,腹部的傷口還沒癒合,拎着28寸的行李箱剛走了兩步,便覺得全身撕扯的疼。
但她咬牙,一下都沒有停。
走到一半,聽到傅沛的聲音。
「放了行李,去做飯,中午我在這裡吃。」
林婉婉背一僵,她害怕傅沛會傷害小嘉,只好停下腳步,沒有回頭,顫抖着慘白的雙唇,應了一聲「好。」
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曾經的好姐妹。
倒是兩個人的喜好她都一清二楚。
放好了行李,林婉婉在小程序上下單了菜,便下樓做準備。
結果,還沒下樓,站在樓梯上,就看到傅沛兩人坐在沙發上。
葉朵兒嬌弱地靠在傅沛的懷裡,而傅沛則一臉溫柔地看着她。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林婉婉的眼睛。
那是曾經只屬於她的溫柔,如今卻被另外一個女人給生生奪了去。
兩人還這麼大方地在她的面前秀恩愛,是怕她死的不夠快么?
林婉婉咽了咽口水,握緊拳頭,下樓的每一步都像鉛球一樣沉重,讓她寸步難行。
好不容易走到一樓,葉朵兒忽然抬頭看了過來,瞬間收起笑意,咬着唇,一臉委屈卑微的樣子。
「婉婉,我來,是不是惹你生氣了?」
「你剛剛上去那麼久,一定是生我的氣了,對吧?我……對不起……」
不等葉朵兒說完,傅沛便開口道「朵兒,不用和她道歉。」
說罷,他轉頭冷冷剜了林婉婉一眼「林婉婉,我不在的時候,你別想欺負朵兒,否則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聞言,葉朵兒立馬搖了搖傅沛的胳膊,將臉埋在他的懷裡。
「阿沛,你別這樣……畢竟,婉婉才是你的老婆。」
「朵兒,你不要這樣想,把林婉婉當保姆就行。」
把林婉婉當保姆就行……?
這句話彷彿是一個魔咒,將林婉婉直接定在了原地,她瞪大雙眼不可思議地看向傅沛。
這就是她愛了四年的男人?
那個曾經將她捧在手心怕摔了的男人?
這兩年里,他還只是冷暴力,不回家,有些花邊新聞罷了。
現在倒好,帶着小三登門入室,讓她伺候小三?
念及過去種種,林婉婉一口氣都有些喘不上來,渾身都在顫抖「阿沛,你……說什麼?」
傅沛似乎被她惹惱了,站起身走到林婉婉面前,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冷凝着她,語氣卻很淡漠。
「有問題?昨天,我怎麼說的?林婉婉,別想試探我的底線。」
他的底線?
林婉婉覺得有些諷刺,就憑這兩年里他乾的**事,他也配談底線?
底線就是為了博小三的笑,可以滅了林家?
林婉婉漲紅着雙頰,眼睛布滿血絲,眼底充斥着絕望,可就在這樣都無法呼吸的時候,她咧嘴笑了。
笑得詭異而讓人害怕。
傅沛下意識鬆了手,皺着好看的眉頭,眸色陰沉地看着她。
他沒有見過這樣的林婉婉,一時間,竟然有些無法招架。
脖子上的力氣鬆了之後,林婉婉咳嗽了好幾聲,咳出來的血都被她悄悄地擦在了黑色的衣服上。
然後她抬着頭,看向傅沛,笑了出來「阿沛,我還不夠聽話么?」
「我連自己犯了什麼錯都不知道,就被你折磨了兩年,如今我想還你自由,讓你和你的朵兒名正言順在一起,可你不讓我走。」
「傅沛,還不夠么?」
傅沛深邃的眸子,陰鷙地看着林婉婉「不夠!林婉婉,你債都沒還清!」
他的周身散發著冷氣,讓人不寒而慄。
可林婉婉這一次,竟然反常地沒有害怕。
她從地上爬起來,用着一種很詭異的表情看向眼前的男人。
「我做了什麼,讓你這樣恨我?是殺了你心愛的女人?還是殺了你?還是滅了你們林家?」
傅沛竟然被她問的一下子回答不上來。
她是不曾殺人,可兩年前的事,足以讓他恨她入骨。
只是……
他想讓她生不如死,可上次看到她真的快死了,他居然有些害怕。
傅沛的臉色越發陰沉難看,他很想掐住她的脖子,但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忍住了。
見狀,葉朵兒趕忙上前勸架,她牽住傅沛的手,哭道「阿沛,你別這樣,如果這樣,我和婉婉還怎麼相處?不如我還是搬回去吧。」
傅沛本想推開,但一想到葉朵兒身子嬌弱,情緒也不穩才定,便轉身將她抱住,柔聲安慰道「沒事,這房子我做主,我讓你住,你就住,林婉婉不敢把你怎麼樣。」
葉朵兒抱着傅沛,哭得更歡了。
「阿沛,我不想你難做。」
「我知道,你就安心住下,聽話,乖。」
他的語氣很溫柔,和剛剛面對林婉婉的涼薄凌厲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呵,他把溫柔都給了葉朵兒,把憤怒都給了林婉婉。
可當初是他求的婚,那些承諾都被餵了狗。
林婉婉忽然不氣了,也不怨了,看着擁抱的兩人,淡淡問道「飯,還吃么?」
葉朵兒本來想看林婉婉撒潑,想看她哭着哀求,可怎麼也沒想到,林婉婉竟然這麼快就冷靜地好似變了一個人。
被剛剛這麼一鬧,傅沛也沒了食慾,鬆開葉朵兒。
「朵兒,你好好吃飯,公司還有點急事,我先回去了。」
葉朵兒不舍,拽着他的手「吃了飯再去,也不遲啊。」
傅沛掰開她的手,嚴肅地說道「公司的事不能等。」
葉朵兒知道,在傅沛眼裡向來公事最重,便也沒有再說話,而是乖巧地點了點頭。
臨走之時,傅沛又冷冷睨了林婉婉一眼。
彷彿在叮嚀她要照顧好他的小情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林婉婉沒有回應,就好像一個機械人一樣站着。
等到傅沛走了,葉朵兒立馬收起那副小白花的表情,得意地看向林婉婉。
「林婉婉,阿沛讓你給我當保姆,你還不趕緊去做飯?」
原本,林婉婉也是想忍的。
但傅沛和葉朵兒實在欺人太甚,讓她都有些煩了。
「葉朵兒,當小三的滋味怎麼樣?阿沛一輩子不和我離婚,你就一輩子只是個小三,開心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