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王者歸來

標籤: 唐薇 林風 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 都市
林風唐薇是《林風蘇雅小說叫什麼名字》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王者歸來」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在外人眼中,上門女婿林風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在妻子一家人眼中,林風甚至連條狗都不如。一次卑劣的陰謀,林風被屈辱的逐出蘇家。沒有人知道,讓世界顫慄的絕世王者,就此誕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8: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咦,我怎麼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白面青年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驟然變得冷冽,接着便是朝着林風等人的方向看了過來。
他看到了兩個年紀有些大,修為一個在結丹,一個在元嬰初期的男子。
旁邊,是一對大概伴侶關係的男女。
這一對男女正抱在一起,甜蜜熱吻。
女的看不清臉,是背對着的,男的五官倒是有幾分俊美,劍眉星目,他一隻手按着女孩的頭,往我地親吻着女孩。
周圍的路人頻頻側目看來,指指點點。
但這對小情侶似乎根本不在乎,繼續互相索吻。
「人家小情侶親熱你也看,南潯,這還是你嗎?」
旁邊的老者,用傳音秘術嘲笑道。
南潯沒說話,用神識探索了一番,發現二人修為都不高,便沒有繼續在意。
「是我看錯了。」
南潯淡淡道,「走吧。」
兩人隨即離開。
而此時,林風終於放開了納蘭紅豆。
納蘭紅豆臉頰緋紅,瞪着眼睛,羞憤交加地望着林風,嘴裏嬌聲喘息,差點忍不住就要拔劍了……
她剛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林風一把按住了腦袋,然後自己的初吻就被對方近乎粗暴的掠奪了……
這傢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
她還是第一次和男人接吻。
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
這種感覺讓她既害羞,又憤怒,一陣心神意亂,小鹿亂撞。
林風抬起手,將女孩嘴邊還殘留的晶瑩玉液擦拭掉,尷尬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剛才……」
「流氓!」
納蘭紅豆狠狠地推開了林風,眼眶逐漸泛紅,櫻桃小嘴也抿了起來,似乎下一秒要哭了一般。
換做其他人,她早就拔劍拚命了!
即便打不過也要打的那種!
可是林風,她怎麼都下不了手!
趙燁霖和劉長老皆是呆若木雞。
到現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林風怎麼突然就耍起「流氓」了?
沒錯,這位小姑娘是好看,相貌可人,又帶着一股子清冷的靈性。
但是這位前輩可是一名大修啊!
從見到他開始,就能感覺此人性格沉穩,不像那種輕浮之輩……
看現在,怎麼就忍不住在眾目睽睽,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種事了呢?
趙燁霖和劉長老一頭霧水,但也不敢問。
畢竟林風的修為太高了。
一個大能別說和自己的伴侶當街熱吻,即便是就地造人,他們也絕不敢多一句嘴,可能還會知情達理地幫林風護法,給他擋上。
只是,他們不明白,怎麼跟妹子親吻,還得先改變容貌?
是最近興起的潮流嗎?
「剛才南潯和泰山來了。」
林風解釋道。
聽到這話,本來還在生氣的納蘭紅豆頓時身軀一顫,黛眉皺起道「你……你是說,他們剛才經過了這裡?」
再看林風忽然之間改變了容貌。
女孩瞬間就懂了!
「對,我可以用千面術改變我自己的容貌,卻不能改變你的,而南潯已經看了過來,危急關頭,我只能出此下策,抱歉。」
林風臉色有些難看。
他沒想到,南潯和泰山也來了。
南潯那一劍,他至今還記得呢!
突破到煉虛期後,這一劍之仇,他一定會原原本本地還給南潯。
只是他沒想到,泰山也跟隨在了南潯身邊。
自己雖然突破到了煉虛期,但以一敵二,他還是不敢這麼狂妄。
最重要的是,身邊還有一個受了重傷的納蘭紅豆。
真跟他們打起來,那必定是神仙交手。
到時候肯定顧不上納蘭紅豆。
「難怪……我剛才感受到一股寒氣逼來。」
納蘭紅豆攥緊了粉拳,眼中滿是怒火。
她現在之所以這般模樣,主要就是拜這巨猿所賜。
可無奈的是,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卻又太過弱小,真殺過去了,那跟白白送死有什麼區別?
而且,她心裏也認為,即便是林風,也多半無法與這巨猿匹敵。
更別說……還多了一個更厲害的劍仙南潯。
「剛才真的好險啊……」
韓無極這時候開口道,「差一點,你就要被發現了。」
「是啊,幸虧我反應快,及時用了千面術,改變了容貌,加上我現在修為在煉虛期,即便是南潯,想輕易看破我的修為也是很難的。」
林風苦笑道。
「不過,以你目前的實力,倒也不需要太過畏懼……倒是這納蘭丫頭在,你不方便出手。」
韓無極道。
「無論她在不在,同時面對兩個煉虛期,終究是不理智的行為。」
林風搖頭。
「嗯,也對,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韓無極壞笑道,「難得遇到仇人,當真就這麼放過他們?」
「如果有機會,當然要報仇。」
林風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南潯當日擊敗了自己,不僅僅是失敗的滋味,更多的,還有那種一劍碾壓的恥辱!
「兩位,接下來我恐怕要用這個容貌來參加拍賣會了,不瞞你們說,有勁敵來了,目前我的情況,並不適合暴露身份。」
林風看向趙燁霖二人,嚴肅地說道。
勁敵?
趙燁霖和劉長老大吃一驚!
能成為這個林前輩的勁敵,那究竟該可怕到什麼地步?
絕對,是他們一輩子也惹不起的!
「那,那人是何等身份?」
劉長老的聲音有些顫抖。
趙燁霖,也是有些緊張地四處張望,似乎生怕這『勁敵』,突然殺回來一般,完全沒有一絲一毫元嬰期大修的風範。
「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吐糟殺生之禍。」
林風道。
「……好,我不問了。」
劉長老連忙閉上了嘴巴。
「也不用太過緊張,我現在改變了容貌,想必到拍賣會結束,他們也不會發現我的。」
林風微笑道,隨即從靈虛葫蘆中,拿出一副黑色的輕紗面罩,遞給了納蘭紅豆,「戴上吧,之後遇到他們,你也盡量不要暴露情緒……煉虛期的神識很強,能發現任何一絲風吹草動。」
「嗯。」
納蘭紅豆接過面罩,戴在了臉上,那雙幽黑漂亮的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
因為接下來玲瓏山的拍賣活動在三天後才會舉行。
所以林風等人,便打算足不出戶,就在各自的房中休息。
正好,避免打草驚蛇。
三天時間,對於林風而言,不過眨眼即逝。
但現在不同。
納蘭紅豆身中寒冰之氣。
要隨時,跟在自己身邊。
寸步不離。
所以,這三天,兩人是孤男寡女。
共處一室。
一開始,林風抱着納蘭紅豆,打算自修。
但根本靜不下心來。
哪怕念了十幾遍靜心訣也是如此。
懷中抱着柔軟的少女,淡淡的幽香撲鼻,偶爾回眸,還對上了一雙如水眸子。
這虧得是現在的林風。
要是換做他二十齣頭,沒有成為修行者的時候。
那時定力不夠,面對這等誘惑,他非吃了這對方不可。
當然,最尷尬的,當屬納蘭紅豆。
人多的時候雖然很羞恥,但兩個人開始獨處,那種安靜的環境,彼此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曖昧感逐漸升華時,她那叫一個面紅耳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幾次,都想掙脫林風懷抱,但最終因寒冰之氣發作,痛苦難當,還是被林風給強制拉入了懷中。
「不用在意紅豆,我林風,一直都把你當成妹妹,即便抱着你,也絕對不會有任何非分之想。」
林風抱着懷中女孩,一臉正氣凌然地說道,「你,就把我當成你的哥哥就行了。」
納蘭紅豆歪着腦袋,眼神古怪地望着林風「既然這樣,哥哥你為什麼流鼻血了?」
林風「……」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