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 都市
《江寶寶厲北爵小說免費閱讀無彈窗》,是作者大大「前夫又來搶萌寶」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江寶寶厲北爵。小說精彩內容概述: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心愛捕捉到了什麼,連忙問道「所以你在意的,是你哥哥?」
「沒錯!在你出現之前,明明我才是我哥最寵愛的人!可你搶走了這一切!!!」
或許是因為心底的秘密,被人翹起一個角。
白羽菲突然就綳不住了。
她情緒失控,看着柳心愛的眼神,也好像在看一個仇人!
柳心愛看着這樣的白羽菲,先是不解。
隨後,她緩緩舒展開了眉頭「也就是說,你是因為你哥哥,才處處針對我?」
「怎麼能算針對,難道身為嫂子的你,不應該照顧我嗎?你做的不好,我指出來有什麼不對!?」
「但你需要的不是照顧,而是折磨我的快感!但你哥哥總是要娶妻生子的,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
哪怕秦亦言的妻子,不是柳心愛,那也會是別人。
難道只要是秦亦言的妻子,白羽菲就要討厭?
那這樣的心情……
有點病態。
柳心愛默默的在心中做出了評價。
而白羽菲已經坐直身體「我做什麼,不需要向你解釋。倒是你,照顧不好我,就等着被我哥責罵吧!」
柳心愛根本不怕責罵。
她只擔心白羽菲一直胡攪蠻纏下去,會影響她的實驗進度。
無奈,柳心愛只好和白羽菲商量道「你要怎樣,才能與我和平共處?」
「簡單,你離開我哥啊。」
白羽菲的要求,讓柳心愛無奈失笑。
她何嘗不想離開?
可秦亦言會允許嗎?
他不會的,他只會要挾和恐嚇!
見柳心愛笑而不語,白羽菲就以為她是在嘲笑自己。
當下,她立即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嘲諷道「說到底,你還是捨不得我哥,捨不得這個身份!但我告訴你,你不配!」
「那誰配,你嗎?」
柳心愛無心的反問,反倒讓白羽菲的眼底划過慌亂。
但很快,白羽菲就用大聲斥責轉移了話題「我哥讓你照顧我,你怎麼還和我吵架!?」
「吵架?明明只有你自己在大喊大叫。」
柳心愛依舊不溫不火,面色平靜。
白羽菲此刻就像個瘋子一樣,毫無理智地發火。
可她本來的計劃不是這樣的……
意識到自己竟然被柳心愛牽着鼻子走,白羽菲內心憤恨。
她要扭轉局勢!
也要讓柳心愛知道,誰才是秦亦言心中最重要的人!
白羽菲開始安靜下來。
也沒再指使柳心愛忙東忙西。
這樣的安靜,持續到秦亦言快要下班的時間……
白羽菲看了下時鐘,又時刻聽着外面的動靜。
待聽到車子的引擎聲響起時……
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白羽菲嘴角含笑,之後就對柳心愛道「嫂子,這個保溫杯的蓋子打不開,你幫我擰開。」
柳心愛沒有多想,接過了保溫杯。
開蓋子,應該是件簡單的事。
可柳心愛試了幾次都沒成功。
白羽菲見狀,就道「上面有個安全鎖,反應不是很靈敏,我來按着,你擰蓋子吧。」
說著,白羽菲抬手按了一個扭。
但就在這一瞬間……
「啊——」
滾燙的水,灑在白羽菲的腿上,痛的她直尖叫!
秦亦言剛上樓梯,便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心下一急,忙匆匆地趕過來。
結果一進門,就看到白羽菲滿臉痛苦的模樣!
「這是怎麼一回事?!」
柳心愛沒說話,她帶着白羽菲去了浴室,先用冷水沖燙到的地方。
白羽菲很疼。
可是這一點都沒影響她說話「哥你也別怪嫂子,嫂子不是故意將水杯弄灑的!」
聽到這話,柳心愛動作一頓。
可白羽菲卻使勁兒的叫了一聲。
那凄慘的聲音,聽得秦亦言眉頭緊皺,並對柳心愛喊道「你輕一點!」
柳心愛根本就沒有用力。
白羽菲她分明就是在演戲!
而且剛剛也是她自己弄開了蓋子!!!
柳心愛想解釋。
可這種時候……
她說什麼都是徒勞,秦亦言不會信的!
柳心愛真的感覺很累,閉了閉眼,就沉默着,繼續為白羽菲處理燙傷處。
待柳心愛剪開褲子上的布料,秦亦言就看到了一片發紅的皮膚!
這讓秦亦言又心疼又火大,張口就對柳心愛質問道「你就是這麼照顧我妹妹的?」
小安剛好來送燙傷葯。
見秦亦言斥責柳心愛,就要開口幫柳心愛說話。
但她嘴唇剛一動,就聽白羽菲可憐兮兮地說「哥,還是別讓嫂子照顧我了,她是這個家的女主人,讓她來照顧我,連家裡的傭人都是氣不過的樣子。」
傭人?
秦亦言環視了一圈,正好看到了小安。
當下眉頭一挑,質問道「你覺得不滿?」
小安本來是有這樣的想法。
可是被秦亦言這樣一盯,她哪裡還敢說實話?
當下趕緊用力搖頭。
而她那啞巴的樣子,讓白羽菲心生得意。
至於柳心愛,她已經在給白羽菲塗燙傷膏了。
秦亦言本想再指責幾句。
可是……
看到她疲憊的神色,秦亦言的指責突然變了味道「早就讓你不要勉強,可你偏不聽,現在精力不濟,還弄出這種疏漏!」
疏漏?
所以秦亦言認為剛剛的燙傷,是柳心愛的無意之舉,而不是嫉妒?
若真是如此……
那白羽菲要怎麼繼續告狀?
她可是要以柳心愛嫉妒為由,借題發揮的!
白羽菲有點着急,還想將事情的發展扳回來。
但看着秦亦言明顯心軟的眼神……
白羽菲突然意識到,這個時候繼續找茬,挑撥,只會顯得她不夠懂事。
白羽菲不想在秦亦言的心中留下這樣的印象,便輕喚道「哥……」
「怎麼了?」
「你別說嫂子了,她也不想發生這種事的。」
白羽菲柔柔弱弱地替柳心愛求情,顯得她無辜又大度。
柳心愛聞言,頓時在心裏冷笑了一聲。
真不愧是秦亦言的妹妹,兄妹倆都是演技派!
她沒心情欣賞他們的演技,便說起正事「菲兒的傷已經處理好,每天塗藥膏,三天就會好,而且不會落疤。」
秦亦言正要再問兩句。
卻發現柳心愛已經要走了。
他趕緊叫住柳心愛,語氣不滿道「你着急去哪兒?」
「你們兄妹肯定有話要說,我就不打擾了,先回房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