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
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

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 靈異
主角江寶寶厲北爵的靈異小說《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文章正在積極地連載中,小說原創作者叫做「前夫又來搶萌寶」,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安記性很好,每天七點鐘,都會準時來噴葯,多一秒都不會延誤。
這樣的嚴謹性,讓搞實驗的柳心愛都自嘆不如。
可是剛剛……
柳心愛卻聽到了汽車引擎的聲音!
這也就意味着,沒有秦亦言的輕鬆時間結束了!
柳心愛覺得掃興,然後叫停了小安,說道「回房間噴葯吧。」
「好的。」
小安沒多想,扶着柳心愛一起回房間。
結果二人剛進房間,秦亦言就手捧着玫瑰走了進來。
「心愛,送你的,喜歡嗎?」
柳心愛看着嬌艷的玫瑰,心中沒有一絲波瀾。
她當然不喜歡!
只要是秦亦言送的,她都不會喜歡!!!
但柳心愛看到門口的白羽菲,只好違心說道「喜歡,多謝。」
這惜字如金的回答,讓白羽菲在側身的瞬間,翻了個白眼兒,酸溜溜的開口道「嫂子可真冷靜,正常女人收到花,眼睛裏都有光的。」
「我性格如此,收到什麼禮物都一樣。」
「那還是不夠喜歡。」
見白羽菲一直糾纏,秦亦言只好說「你房間里也有禮物,不去看看嗎?」
說實話,如果沒有玫瑰花,白羽菲會很開心地去看自己的禮物。
但是現在……
她只想要玫瑰花!
想得發狂!
但哪怕現在要不到,早晚有一天,她都會讓秦亦言心甘情願的送她!
又深深看了眼那束玫瑰,白羽菲轉身就走。
秦亦言讓小安將玫瑰花插進花瓶里。
小安接過花束的時候,秦亦言發現她手裡的噴霧,隨口問道「小安,這是給夫人用的嗎?」
「是。」
「給我吧。」
柳心愛一聽就猜到秦亦言要幹嘛。
她心生抗拒,忙說「這葯有味道,你還是別碰了。」
「中藥的味道而已,沒什麼的。」
見秦亦言堅持,柳心愛只能對小安使了使眼色,希望她不要把噴霧交給秦亦言。
可……
小安巴不得兩個人和和美美的,那這種能促進夫妻感情的小事,她肯定要推給秦亦言的呀!
隨即彎唇一笑,就遞過了噴霧。
柳心愛「……」
小安喜滋滋地將花插好,默默離開卧室。
臨走之前,還很「貼心」地關好了門。
柳心愛看着那丫頭的小動作,便語帶奚落地道「你找的人,還真是懂你心意。」
秦亦言聽得懂柳心愛是什麼意思。
但他沒反駁,而是輕輕彎着唇角,道「你說一個女傭都知道我怎麼想的,你卻不知道?」
「誰說我不知道,我只是懶得應和你。」
話音落下,柳心愛就覺得腳腕一疼。
竟然是秦亦言伸手捏住了她的傷處!
柳心愛十分不滿,立刻要抽回自己的腳腕。
但秦亦言不許,直接捏住了她的腿!
「別亂動!」
「不亂動,等着你捏斷我的腳腕?」
「你不是搞研究的嗎,應該說話嚴謹,而不是誇大事實。」
「難道你覺得我是在誇大事實?那你剛剛沒有捏我的傷處?」
「給你點教訓而已,省得你總說我不愛聽的。」
柳心愛輕哼,不想再多費口舌。
此刻傷處被人拿捏着,還是少說點為妙。
如此想着,柳心愛安靜了下來。
而秦亦言則動手將噴霧,均勻地噴洒在了傷處。
按理說,完成這一步,一切就都結束了。
可秦亦言並沒有走開,反而捏住她的腳腕,手指還在藥水上面,輕輕塗抹起來。
那觸感很癢。
柳心愛十分不喜歡。
便皺着眉制止道「放開!」
秦亦言非但沒放,反而挑着眉問「我幫你把葯塗抹勻,你還對我這麼凶?」
「能有點常識嗎,這藥水裝在噴霧瓶里,就是能均勻地噴洒在傷處,何必多此一舉!」
她的態度讓秦亦言冷笑了聲,出言恐嚇道「我聽說,噴了這個噴霧,應該再揉搓一下,以便讓藥物滲透得更好……」
秦亦言這話,聽得柳心愛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她很清楚,秦亦言的本意不可能是幫忙滲透藥物,而是……
光明正大地捏疼她!
她便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制止道「你住手!」
「如果我不呢?」
「那……」
看着秦亦言得意的樣子,柳心愛突然心一橫,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唔——」
秦亦言吃痛,彎下腰的同時,鬆開了手指。
柳心愛趁機擺脫秦亦言,並和他保持開距離。
其實那一拳並沒用力。
秦亦言的痛感也很快就消失無了影蹤。
可秦亦言被氣壞了!
他緊盯着柳心愛,呼吸急促「你長膽子了,竟然敢動手!」
「我提醒過你了,是你不放手,我只能出此下策。」
「什麼下策,我看你就是蓄謀已久!柳心愛你……」
秦亦言的話沒說完,便聽到有人在敲門。
敲門聲瞬間讓秦亦言冷靜了點。
為了避免將事情鬧大,秦亦言只能暫且壓下火氣。
不過……
他是不會放過柳心愛的!一會兒再找她算賬!!
秦亦言冷冷看了眼柳心愛,便走出房間。
門外,站着一名傭人。
他沒好氣的問道「什麼事?」
傭人急忙回答「小姐看到禮物很開心,又蹦又跳的,結果不小心磕到膝蓋,疼得直掉眼淚呢。」
秦亦言臉色頓時有些無奈。
這小丫頭,怎麼還跟小孩子似的?
想着,他問道「磕得嚴重嗎?」
這個……
根本就和嚴重不沾邊吧,就紅了一下而已。
傭人暗自腹誹了一句,自然不敢將真話說出來,只按照白羽菲的要求,說道「似乎有點嚴重,小姐都不敢走路呢。」
「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秦亦言走出兩步,又想到了什麼
既然是磕到了,那柳心愛的噴霧也可以給白羽菲用一下。
但……
秦亦言看了看手指上殘留的葯,嫌棄的不行。
真的太難聞了!
秦亦言放棄了那個念頭,抬步去了白羽菲的卧室。
而房間里的柳心愛,看到了秦亦言剛剛那個表情。
頓時靈機一動——
另一邊——
白羽菲坐在地上,百無聊賴的。
一聽到開門聲,立刻哀怨地自言自語「我真是太笨了,這也能傷到自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