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陛下,娘娘鬧着要搬磚
陛下,娘娘鬧着要搬磚

陛下,娘娘鬧着要搬磚方兮兮

標籤: 樓婉 樓珍 都市 陛下,娘娘鬧着要搬磚
小說叫做《陛下,娘娘鬧着要搬磚》,是作者「方兮兮」寫的小說,主角是樓婉樓珍。本書精彩片段: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22: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盛楠猛地抬頭,一雙大眼直直地盯着盛兮,不明白她為何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而後他便聽說盛兮道「什麼不祥之人?什麼厄運?誰告訴你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他們怎麼不跟你說,你還是玉皇大帝轉世呢?」
盛楠猛地驚醒,張大嘴巴囁喏半天「兮兮,我,我……」我竟然說出來了?啊,我怎麼說出來了?
「不說出來難道還想藏肚子里生蟲嗎?你也不嫌這些話噁心?」盛兮瞪了他眼道。
「我,」盛楠看着盛兮下意識說,「我也覺得噁心……」
「既然噁心那就倒出來!」盛兮忽然加重了聲音道。
盛楠抬頭看着她,嘴巴張張合合,想說什麼,卻愣是沒說出來。
盛兮瞥了他一眼,目光垂落,翻動了下架子上的鳥,給了盛楠緩衝的時間,見他依舊不出聲,便道「你若不想說,便不說。我還是那句話,你若願意回來,盛家大門永遠為你敞開。但你若還有其他打算……」盛兮頓了一下後方再次說,「我也不會一直攔着你。」
說到底,他們本不是一家人,不過是因緣際會走在了一起,時間相處久了難免就有了感情。
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本就是這世間最難琢磨的,上一刻還親如一家人,下一秒說不定就視彼此為仇人。盛兮吃過這樣的虧,自知其中利害。可穿越來這麼久,她本以為已經變得冷硬的心,最終還是在一點一滴中被捂化。
只是,她是她,雖說希望盛楠回來,希望他能不被寧王逆黨所累,但若對方不願,她也不可能真的逼迫他跟自己走。
盛楠聽了她的話,下意識就想點頭。想對盛兮說,我跟你走!
可話到嘴邊,在反覆打了好幾轉之後,最終化成了一聲無聲嘆息。
盛楠將頭幾乎垂進了脖子里。
好不容易說話利索的人再次變成了啞巴,盛兮在等了好一會兒,依舊不見盛楠有說話的跡象後,忍不住拿起旁邊一根木棍,毫不留情地敲在了他腦袋上。
「嘶!」盛楠捂着腦袋倒抽冷氣,抬頭看向盛兮,便見她正一臉恨鐵不成鋼地看着自己。
「兮兮……」他小聲叫道。
盛兮看着他這般,那份恨鐵不成鋼在用力壓了壓後,對盛楠道「你若無法做決定,要不現在同我說說你的過往?」
「我,我還是,還是……」
「就算你不打算回去了,是不是也該讓我清楚,我當初收留了一個什麼人吧?」盛兮道。
盛兮看出了他的顧忌,可他越是顧忌,這些就越需說出來。
盛楠迎着對面那雙眼睛的凝視,心中思緒翻滾。
說還是不說?說了,說不定兮兮再也不想見自己,不想同自己接觸。可不說……
盛楠忽然內心苦笑。
不說又如何?盛兮遲早要知道。而且現在已經知道了大半,再多一些又有什麼?他不是已經打定了主意不要跟盛兮回去了嗎?既如此,說了不是反倒讓她能
更快地遠離自己嗎?
想到這些,盛楠忍着心中那份揪痛,微微垂首。再抬起頭時,他對盛兮艱澀開口「我的過往,委實不堪……」
原來,盛楠的生母是他人諂媚為寧王送的舞姬,而他生下來便體弱多病,加之他是庶子,生母身份更上不得檯面。所以,生下來後沒多久,寧王便將他與生母趕回了老家。
他母親因其身體孱弱,便為他請了武師。礙於寧王的關係,他們的確請到了好的武師。而他也的確喜歡練武,竟是漸漸小有所成。
其生母看到了希望,尋了個機會將他帶到了寧王面前。然而寧王只是看了他一眼,狠狠咒罵了一聲想叫人直接再送他們回去。
他生母不想這般一直蹉跎在窮鄉僻壤,便在寧王面前鬧了一場。而他那生父寧王竟是二話不說,當真他的面兒,一把抽出了長刀,一刀刺入了母親體內!
那血濺了年幼的盛楠一臉,直面這樣的事,令他當成便失語了。
成了啞巴的盛楠再次被送回了老家,人也跟着傻了。如此兩年後,老家突發了洪水,家中人被沖走多半,他便是其中一個。而那時,他腦袋因為洪水之故受了傷,失去了先前所有記憶,再醒來便成了一個無根的人,渾渾噩噩地行走於這世間。
直到後來遇到盛兮。
與盛兮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是他從未享受過的快樂時光。他本以為以後他的日子會這般快樂地過下去
然而直到盛兮那次遇險,他的失語因為刺激恢復,與此同時,一同恢復的還有他的記憶。
只是那些記憶斷斷續續,他一時間弄不清這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自己做夢。直到後來,滄金閣的人找到了他,對方一番提醒過後,他方才確認,原來所有的都不是做夢,他竟是叛黨的兒子!
可他不想走,不想這般輕易妥協,但……
「然後那些人便對你說,若你不跟他們走,他們便要了我們一家的命?」盛兮忽然開口道。
盛楠張了張嘴,想否認,但對上盛兮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說謊沒用,便只能悶悶地點頭「嗯。」
盛兮聽到這回答一時無言,過了會兒後方才又問「那後來呢?」
「後來……」
後來便是來這青崖部落里的事情了。池邑同寧王之前有交情,寧王在臨死前終於想起了他這個上不得檯面的兒子,托池邑尋找,同時讓池邑扶持着盛楠完成他未完成的大業。
怎奈他本就對寧王恨之入骨,兼之被脅迫,又怎肯聽池邑的話?自是各種拖後腿。
不過那池邑野心倒是不小,見他這般倒也沒強逼,只是將其生父留下來的人漸漸收攏。
他有曾想過再回去,但池邑的威脅太大,憑他自己根本無法保障盛兮等人的安全。而他本以為這輩子再無法見到盛兮,卻沒想到,願望一夜促成,卻也……再無法回頭。
無需他人說自己不詳,他比任何人都要清
楚自己有多不詳。
待將這些過往說完,盛楠不禁抬頭看向盛兮,認真地對她強調道「兮兮,我是寧王之子,那個逆黨的兒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